原则诗社 | 一人一艺·三人行

发布时间:2021-11-23 浏览量:2060 点赞: 0 收藏


一人一艺·原则诗社·三人行

本期推出华启钿,张优可,范浩雨三位诗人的诗作。

前言

第20期宁波市文化馆“一人一艺·原则诗社·三人行”作者:华启钿,张优可,范浩雨。原则诗社成立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发起人为韩高琦,地点:宁波象山半岛石浦码头。其主要成员为长三角一带实力诗人。阵地:《原则》诗刊(目前三编委:韩高琦、俞强、李郁葱)。原则诗社以坚持原生态诗歌创作为宗旨,正本清源,卸下浮躁或多余部分,让诗歌回归到“无用性”,让诗歌回归到自然语法中,让诗歌回归到诗歌本身。2020年底,原则诗社加入宁波市文化馆“一人一艺”阵列。

本期导读:俞强


华人的诗

华人

本名华启钿。生于三年自然灾害的农村,长于全国山河一片红的荒诞。期间种过田地,造过湖塘,围过海坝,做过砖瓦,干过买卖,现以教书为业。闲时养花收藏,晚上读书做梦。

1988年开始写诗撰文,并陆续在全国各大报刊、杂志发表作品,出版有诗集《在荒诞与真实之间》(荣获2010年宁波市作家协会优秀作品奖)、《非常规感冒》、文史集《观海卫风情》(与人合作)、家庭教育集《好家长家教十二讲》等。现为中国民俗学会会员,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浙江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宁波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印糕板雕刻技艺传承人。

导读:

华启钿的诗龄已逾三十年,他的诗有自己的审美个性,诗歌简洁,精练,耐读。诗越写越短,内涵却日趋丰富,他深谙国画留白之法,将诗性,哲理与形象融于一体。(俞强)

画画(组诗)

一枝向西,刚好与

来自西伯利亚的风狭路相逢

一枝略微向上

粗壮、坚实,与整个冬季成对峙状

岩石跌宕一笔,主杆就两笔

一笔创伤,一笔苦难

“小不等于胆怯

大不一定勇敢”

像画蝶一样画花

一部分似火,一部分似血

凤凰涅槃是共同的特点

苔的颜料比较讲究,须用疼和痛调和

点在危岩和虬枝最逼仄的地方

最后画上寒冷和寂静

在最不起眼的地方

画上春天一颗跳动的心

一阵风跑过来

你也动了一下

然后站成原来的样子

天生不善攀援

习惯于一块小天地

——与世界无关的那种

习惯于自己捂暖自己

这样的日子叫瘦

似乎一折就断

偶尔,你会抬头看看我

像是有话要说

但始终没有说出来

你说很累

许多东西

时不时地压过来

你感觉到自己的单薄

怎么挡都挡不过来

知道,理解

可以流泪,但不要哭

不要放弃向上的梦想

把疼痛当作营养

在适合的地方

多做俯卧撑

把自己放下去

再用两只手的力量

举起来

就像我

明白自己有几斤几两

很多时候

就不得不像你一样弯曲

九月的大镰刀

把大地上抒情的部分

都收割了

霜冻,落在荒凉上

像我的老母亲

脸上涂着雪花膏

菊花

摇晃着,在风中

努力着不让自己倒下去

张开的小手

像要托住什么

跌跌撞撞地来到这个世界

被这个世界跌跌撞撞

扔掉莽撞执拗

扔掉轻狂年少

扔掉翅膀羽毛

扔掉血和肉

剩下骨头

似在回忆走过的路

又像在等天外来客

光阴

石头是石头的时候

光阴是刀

石头是刀的时候

风喊痛

石头始终不动

心动

别人怎么说

都与你无关

就那么简单

简单得让人找不着北

你习惯于穿着那件老旧的外衣

做一场一万年的梦

习惯于深藏不露

那个采药的师傅

至今没有出来

有一个叫李白的才子

说了一句很不靠谱的话

像是疯了

张优可的诗

张优可

张优可,浙江慈溪人,慈溪市作协会员。爱好诗歌及散文。

导读:

张优可的诗歌清新耐读,就像她的名字和为人:优雅,可人。她在经营企业的繁忙夹缝里写诗,寻找心灵的寄托与从容。她往往在日常场景中捕捉诗的感觉,在娓娓道来的语感与腔调中蕴含着象征意味,把抒情藏匿于形象的内部。她的诗歌,真挚、自然,令人回味。(俞强)

多远都不远

我在心里藏有一片

被白雪覆盖过的原野

原野上丰厚的植物生机勃勃

还有被白雪浸润的眼睛

无阻碍的目光看的有多远

白雪融化之前泛起的思绪

我喜欢这欲言又止的时辰,一切缄默不语

我曾想过就这样中断热爱,今生就此别过

也想过悄悄掩上梦的门扉,幽禁在此

雪融化后的原野有春天的消息

一再传递陌生而变幻的色彩

我没有说出的还有更多

日夜守候着

还好像未曾谋面

那被白雪覆盖的目光

不可企及的一些眼睛

到达一站又一站

多远都不远

抵达的海

去酒店的路上

的士司机说起我们抵达的好运

说起前几天大雨路面一丈高的积水

仿佛载着满满的海风拍打海岸

订海景房的时候想起疗伤的词

想起风刮伤海稚嫩的肌肤

轻轻的海潮拍打沿岸的细沙

听到一只海鸟传来孤独的声音

五通码头一个新的海岸

细沙和椰子树在眼皮底下

炎热始于最低处的寒冷

夜幕慢慢降临,到处躲藏的鱼

懂得海的美

而海面,毫无动静

船和陆地和海面有更多的联系

船头船尾坐船的人听过最多的故事

都是关于陆地上的人们

而他们往往一无所知

蝴蝶

两只旧的发卡像折翼的蝴蝶

灯光下布满了闲散的忧郁

曾经在发梢我们彼此照亮

又是谁见证彼此的生机和谢落

一堆新的发夹无法替代的美

一只桃型的饰品盒里

好多饰品都成了摆设

很多的注定成了孤寂停泊的港湾

一枚影子静静地穿过裁剪好的月光

我们的寂寞

几乎同时被命中

时间的轻叹

“当你老了,头白了,睡意昏沉,

炉火旁打盹,请取下这部诗歌,

慢慢读,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

像花农渴望从地里开出清香和鲜艳

像海塘的堤岸开出铺着乐章的诗

用白昼的光、用黑夜的黑喂养

用身体的疼痛、用灵魂的自由喂养

从春天到秋天

墙边的虞美人试图用盛开的温情

挽留一只蝴蝶,可它从未停止

追逐与飞翔

在流水般的日子里掏出孤独

掏出暗藏身体里的句子

如一场星空,会在夜里闪闪发光

像一场座无虚席的音乐会

心也如一颗律动的音符

在奔腾不息的浪间跃动

世界完美的闭合,在书页之间

只有翻开才有海浪拍打的声音

它们隔着岁月呼吸

轻轻的合上

时间的轻叹

向日葵

一条路隐含着四季

万叶吟风藏着多少风雨

大片的向日葵硕果压枝

比起它开花时的热闹

经过的人匆匆而过

在苦涩的咸地它们开出了繁华

谁的焦虑仍没有退散

这个错误的美好,甚至略有香气

我不过是一个游览风景的人

游览二十四节气

游览人生的五六面

选这么一天,站在尘垢秕糠中仰望幸福

好像还是可以迫使自己

从容下来

多少年了,不断闪现的月光一直停歇在谷底

一阵热风吹过

向日葵的温暖从胸腔升起

它拯救了一些孤独

想想这辈子

他们都这样过着

朝着同一个方向

蓝雪花

晚风吹来叶的暗香

在九月的静夜

美使我们合为一体

它有好听的名字

像贴心的爱人

将夜的余温传递给对方

似乎唯有寂静才能让我们变得通透

当思虑的事所剩无几

当内心的幽暗

突然被花朵上那些闪烁的光所点亮

我们所期待的

在不经意中已经到来

拨开沉寂已久的时光

在这无边的夜色里

往日绵长,蓝雪花在甜蜜地开放

杨梅酒

杨梅已接近落市

过于固执的我总想留住点什么

深情的汁液发出夏日蜜语

抱怨时间。总是太短的季节

杨梅枝还那么美,尽是落地的声音

那些疼痛的感觉

为我们铺设新的季节

通过一滴酒抵达另一个时光

一点一点聚集起来

没有人知道这个过程

是等待丰沛的日子

还是隐藏曾经的烟火

如同爱,也如同遗忘

他们甚至可以看见它隐秘的纹理

在开始,或为了某次一饮而尽

他们付出精心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