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艺】二胡名曲《月夜》欣赏:月色如银夜正深

发布时间:2024-07-10 浏览量:2120 点赞: 0 收藏

《月夜》,是中国近代音乐家刘天华创作的二胡独奏曲。1918年夏天,刘天华在月下纳凉,不禁触景生情,信手操起二胡望月抒怀,乐思如流,写成了此曲的初稿,六年后,即1924年定稿。


乐曲细腻地表达了他对自然界的感受,以及内心深处的感情和思想,通过对皓月当空的描写表达了一种淡淡的惆怅。乐曲旋律舒展柔美,委婉质朴,在以级进为主的旋律进行中,不时出现六度、七度和八度的大跳音阶,跌宕生姿、不拘一格。


1.jpg


全曲分三段,主要采用展衍的旋法,如春蚕吐丝,连绵不断;每断尾句是固定终止型,具有一唱三叹的特点,好似作曲家由衷的赞叹声。全曲有月白风清的意境,但更多的则是感情的抒发、志趣的流露,不禁使人想起唐代诗人刘方平的《月夜》诗:“更深月夜半人家,北斗阑干南斗斜。今夜偏知春气暖,虫声新透绿窗纱。”


2.jpg


 《月夜》的主体是静,但从平稳宁静的旋律中,我们却可以体会出潜在的动感,仿佛看到了明月当空又有着几丝清风与流云,这正是刘天华旋律创作上的高超之处。


3.jpg


乐曲的第一段主要是写景,是平稳的,但又不是平铺直叙,速度、力度乃至旋律的走向,都有着明显的起伏,用“清风明月”来理解这一段是很恰当的。第二段,按刘天华的提示,是充满表情的歌吟格调,这自然是写月色下的人了。这一段是情景交融的集中表现,篇幅虽不如第一段,演奏者却是要着力下一翻功夫的。第三段是一个短小的快板,全曲的高潮,它所表现的,并非手舞足蹈,仍然是一种心境的描述,旋律的节奏逐渐拉开,表达了一种广阔的胸怀,最后在再次拉宽节奏和十分平稳的旋律中,安安静静地结束了全曲,留下一片回味无穷的宁静。



一审:王绍东

二审:郑志玥

三审:郑志玥